当兵男友一晚上要我四次|啊停啊轻点h文公车

  • 时间:
  • 浏览:16
  • 来源:榕树下文学网

老韩的情况跟老张差不多  ,老张膝下无后代是因为亡妻有点疑问  ,老韩倒不是 ,老韩是儿子跟儿媳出了意外  ,老伴病逝  ,如今就他跟孙女两个人生活

可就在这时候  ,韩蕊却突然‘哎呀’一声  ,随即连忙拿水冲洗眼睛

尤其是眼下李琳没有穿胸杯  ,那两蓬傲人的娇媚完全展现在他视线中  ,更是让他口干舌燥

不过此次她没有忘记穿上她的黑色胸杯  ,倒不是怕突出来被别人看到 ,毕竟是大晚上的想看也看不清楚  ,主要是她两蓬娇媚上有东西  ,刚刚用她小手帮老张办理出来的东西

这种艳羡的念想在脑海中泛起后 ,李琳下一瞬就给强行袪除了

连忙用盆里剩下的清水  ,在那冲洗着眼睛

老张可以不介意钱  ,但是却绝对不可以不介意亡妻一辈子的心血跟支付

不过对于此老张却是不介意  ,称号而已  ,只要不是混蛋之类的带有恶意  ,都无所谓

“老张  ,我被泡沫弄疼眼睛了  ,你快打点清水帮我弄弄 !”

老张取出烟来都还没来得及点上的  ,就听到了韩蕊的求救  ,于是连忙去取水

“老韩  ,我听说你有个亲戚是干医药生物的  ,你给我介绍一下吧  !”

走进大院后  ,老张扯着嗓子就喊了起来

毕竟是亡妻的心血  ,若不可以继续下去  ,他觉得将会是种很大的遗憾

可即便是云云  ,老张依旧没有任何发泄出来的迹象  ,这让她在震动之余斥满艳羡

她清楚老张的意思 ,是指点那份研究成果的署名权和所有权等其余权利

而且特别为难的是  ,韩蕊胸前的其中一蓬娇媚还刚好怼在他身下

她没有资金投入后续研究 ,也没有实力将研究成果转化为临床药物

而这种火暴的反馈  ,直让韩蕊感觉到诧异——

“老张  ,你裤兜里塞着啥呢 ,好硬  ,戳的我怪难受的……”

老张好为难 ,他怎么跟韩蕊说呢 ?

韩蕊宛若也没想让他回覆  ,自己能做到的事 ,不求别人 ,所以她伸出白皙小手摸了过去

而这时候的韩蕊正在惊愕哪来的辣么多水  ,都还没回过味儿来呢  ,胸前感觉就跟触电似的麻了一下子

当兵男友一晚上要我四次|啊停啊轻点h文公车

不过在羞赧之余  ,也让她心中填塞了爱的旖旎  ,胸前豪景在老张的撩弄下 ,更是火暴到失去理智  ,只想凭借所有的愿望本能做事  ,“先生  ,吃吧  ,今晚它们是属于你的 ,我管饱……”

李琳的这一句管饱  ,但是让她歇斯底里的  ,差点被老张给折腾秃噜皮

尤其是身下另有李琳的小手在‘热情如火’的赞助着 ,更是让他激情滂沱

当兵男友一晚上要我四次|啊停啊轻点h文公车

白色的蕾丝纱裙下  ,一双白皙而又修长的玉腿笔挺  ,因为尽力哈腰低头的缘故 ,导致翘臀紧紧挺起  ,将那种丰挺的轮廓撑起

这种旖旎的诱惑  ,让昨晚刚刚经受了李琳极尽撩弄的老张  ,内心不由得的有些躁动

只是今天老张却没有这种感觉 ,主要是这时候韩蕊撅腚洗头的姿势  ,实在太断魂了

他今天来意很明白  ,即是为了让老韩帮忙联系下  ,看看能否继续研发成果并冠注亡妻的名字

她什么都没有  ,最大的能力可能也仅是依靠自己从恩师那学的东西  ,继续深化研究成果 ,可这并不足以让她为恩师拥有所有应得的权利  ,毕竟她没有恩师在医学界的职位那一激灵  ,直让她感觉下面那处所果然有种说不出的反馈来  ,好想干点什么想想倒也有事理  ,之前爷爷在家时她也是这么穿衣服的  ,不也没什么吗  ?

想到这些  ,韩蕊内心的羞意才缓释了很多

要知道她用的但是小手  ,速率可要比真正那样儿的时候快多了

除了娇躯最深处的那种渴望 ,更多的是一种震动  ,老张带给她的强烈震动

夏天T恤本就薄透  ,这会儿被打湿了更是紧紧贴在韩蕊胸前

“李琳 ,那份研究成果若给你的话 ,你能不辜负你先生的心血吗  ?”

当老张问起这个的时候 ,李琳那双裹在高跟鞋里的玉足停下了脚步

不过固然不可以再这么透着 ,所以她连忙糊弄着冲洗完头发后  ,就急匆匆的转身往房子走去而不是像现在这样  ,在闺蜜夸赞老公能做半个小时、一个小时的时候  ,她只能强挤出笑容 ,谎称半个小时

韩蕊都羞坏了  ,不知道究竟怎么回事 ,想睁开眼睛看看但是眼睛好痛

哪怕纸巾擦过了  ,她也想要用胸杯藏起来  ,掩耳盗铃似的让自己不辣么娇羞

下一瞬 ,他就触摸到了那娇嫩迷人的顶端

之前因为追逐于愿望而痴迷  ,已经做错过了  ,眼下她就更不允许自己犯那种错

“老、先生 ,我用手帮你

只是这个时候的老张内心却很纠结  ,倒是不必担心李琳觊觎那研究成果了  ,但是被亡妻曾经的门生用小手帮自己做那种事情  ,总是不合适的吧  ?况且……

“李琳  ,李琳你听我说 ,我自己能忍住  ,不用的

不过老张的悔恨有点更紧张  ,毕竟他不但对亡妻有愧疚感  ,对李琳也有

只不过在老张扯着嗓子喊完后  ,并无得到了老韩的回馈 ,反倒有个女声回道:“老张  ,我爷爷不在家  ,出门办事情去了 ,你先坐会儿吧  ,预计也快要回归了

老张倒是有心扶她  ,可基础来不及  ,于是第一时间就被韩蕊给扑倒在地上

“我都想好了  ,我不可以对不起恩师的  ,我以后再也不会做那样的事情……”

说这些的时候  ,李琳俏脸通红  ,看得出内心中是真的很羞涩

跟韩蕊闲谈了几句后  ,老张就坐在院子躺椅上筹办抽支烟

原本只是头发上滴滴答答的水  ,T恤湿润的还不算紧张

 

难怪老张之前就见到李琳满脸绯霞  ,他原本以为那是李琳的情绪到位了  ,现在才清楚其实不是的 ,那只是李琳内心羞的厉害  ,所以脸上才会密布绯霞

顺着老张的眼光发现瞄向自己身前后 ,李琳面色微红  ,随即将手掌从老张裤子里拿出

正筹办说些什么的时候 ,李琳已经坐在老张身旁 ,而且伸出了白皙小手

现在可倒好  ,完全浇了个透  ,以至于里面不光白皙看得到  ,就连白皙顶端的粉嫩都看得到

当韩蕊冲洗完眼睛后 ,本想对老张鸣谢  ,但是看到自己身前险些等同于没穿衣服后  ,顿时大羞不已  ,红着脸连忙拿双手捂住  ,羞到不行不行的

双手死命的亵玩着、爱抚着  ,嘴巴里更是说着情动的话

所以在半个小时后用小手帮老张办理完 ,李琳就娇赧着嘴脸  ,连忙穿好衣服筹办走人

人家小女士才刚19岁 ,那真是嫩的掐一把都出水的好年纪  ,自己怎么能祸害人家

老张当时就急眼了  ,这哪能摸  ,这玩意儿就跟电棍是同样的  ,不可以摸  ,一摸要出事情的  !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所以李琳赧然的摇摇头  ,“对、对不起先生

老张可算是爽了  ,若要是能弄进李琳娇躯最深处那就更爽了  ,不过终究没有那样做

老张是真的稀罕那两蓬媚人的娇媚  ,怎么玩也玩不够我估摸着……上哪找老太太去了吧  ?”

老张笑着摇摇头  ,“你这孩子……”

老韩对老太太没啥兴趣 ,以老张几十年的相处  ,他觉得老韩就只对鼓捣土感兴趣

不过他终究也没有做出些什么出格的事情来  ,毕竟那但是老韩的孙女

可因为地上刚才倒了水的缘故 ,韩蕊脚下顿时一滑 ,整个人都朝着老张扑了过去

若、若老张是她的丈夫 ,那该有多好  ,她一定会很快活的

来到郊区老韩的平房大院门前后  ,老张停下车子  ,下车直接推门走了进去”

老张是真想吃  ,尤其是现在李琳胸前娇媚完全暴露出来后  ,老张就更想了

他知道 ,若自己强迫的话  ,李琳事后也不会报警  ,更不会再行使这点胁迫自己什么

对于此 ,老张展开了适当的抚慰  ,“没什么的 ,我都这么大把年纪了 ,什么没见过”

“而且我年纪大你辣么多  ,你也喊我一声先生  ,我们不可以这样的

本还在有犹豫着些什么  ,可这会儿被李琳胸前的娇媚豪景给诱惑到后 ,他完全失去了头脑  ,所剩下的惟有在愿望灼烧下本能的行径  ,就如同现在这样  ,直接趴到了李琳的胸前

毕竟老张被玩的是泄火处 ,而她被折腾的却是上火处  ,娇躯里的欲焰噌噌暴涨”

这声音很甜很清脆 ,像是鸟儿在歌唱普通

同为光棍  ,所以两个人的来往相对密切  ,关系较好

她的美  ,她的青春烂漫  ,就好像阳光同样  ,每次见面都温润着老张的心田

她不敢这么想  ,因为老张是她恩师的丈夫 ,是尺度的‘师母’ ,自己果然幻想跟‘师母’做那种事情  ,是内心深处的良善跟道德束缚绝对不允许的

韩蕊是老韩的孙女 ,自己父母意外去世后就一直跟老韩生活在一起 ,如今正在读大一  ,也是医学院的门生 ,之前曾多次跟着老韩到老张家去玩过  ,是个很活泼灵动的丫环

他只觉得已经很愧疚很对不起亡妻了  ,那种感觉就像是年轻人每次撸完了都要当圣人悔恨一次似的 ,悔恨刚才没有压抑住冲动

“李琳  ,我早就想玩你这俩大X子了 ,好馋人  ,真的馋死我了 !”

李琳大羞 ,远没有想到自己对老张果然另有这么大的诱惑力

而老张下认识吞咽唾沫的动作  ,也被李琳给错误的解读了

这让她长长松了口吻  ,刚才那撩人的一下子  ,她还以为是老张对她那样儿呢……

认识到整件事情都是刚才自己错误导致的意外后  ,韩蕊也就不再惦记了

眼下被打湿的T恤紧贴在身上 ,乃至隐约都能看到其内的白皙迷人娇挺

真想上手揉搓一顿啊  !

想是这么想 ,但老张真不好下手 ,且不说这是老韩的孙女  ,单就年龄来说也不合适

但是眼下看来  ,宛若很困难啊 !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  ,有家药品生物科技公司  ,已经瞄上了他亡妻留下的研究成果……

第二天早上睡醒后  ,老张就开上车子  ,前往郊区找他的好友老韩

那种温热那种饱满  ,顿时深深刺激到了老张”

“而且我想若恩师在天有灵知道这件事的话 ,她也不会见怪我们的……”

老张还想说些什么  ,但是当他透过宽松胸口看到李琳雪纺衫内的娇媚豪景时  ,顿时受不了了  ,脑海中关于揉弄亲吻李琳胸前的回忆 ,一切都滂沱而出  ,一幕接一幕的打击着老张的灵魂有风起的时候  ,更是撩动裙摆  ,隐约都能看到粉色的小裤

被韩蕊把水盆一撞  ,哗的一下子  ,倒了半盆水在她胸前

下一瞬  ,老张就感觉到了裤腰的被撑开  ,更是有只温润小手在羞赧的轻轻抚弄着

只是这事做都已经做了  ,承认是万万不可以的”

“在我眼里  ,你现在跟三两岁的时候没什么差别 ,都是小孩子同时老张也在内心劝诫着自己  ,以后绝对不可以再做这种事情

而且用老韩的话说  ,这丫环没大没小的  ,也不喊个张爷爷  ,开口闭口即是老张”

这都不用李琳说 ,老张已经感觉的很详尽了  ,那种温润的撩弄  ,让他刚才白洗浴水澡了

随后更是有娇媚的嘤咛声  ,从她那张猩红的迷人小嘴儿中发出

此时的老张也在碰触到韩蕊胸前的瞬间回过神来  ,暗骂自己混蛋  ,怎么可以做出那种事

在李琳离开后  ,老张也犯了难 ,想帮李琳拥有美满的生活  ,也想帮亡妻得到应有的权利

连忙将眼光回笼后 ,老张来到了韩蕊的身前  ,帮她把倒在地上的洗发膏给扶起

环节是  ,随后还得清洗那条肉色真丝底裤 ,已经湿润到没法继续穿了……

足足折腾了一个多小时后 ,老张依旧在继续  ,而李琳却是不行了

跟着老张进入大院  ,也看到了此刻站在院子角落里正洗头的韩蕊

况且漂亮的女孩总是拥有特权的  ,尤其是像韩蕊这么漂亮的女孩

乃至跟闺蜜在一起的时候 ,也能够炫耀她的老公究竟有何等的棒

这一步本没啥大疑问  ,但老张端着水那疑问就出来了

而附近的老张则暗暗松了口吻  ,还好还好 ,得亏韩蕊没接触过男子  ,所以没有感觉出来刚才他是用手碰的

眼睛里不小心弄上洗发膏的泡沫了  ,这让韩蕊感觉挺疼的  ,可她显然忘记了盆里的水也有洗发膏泡沫  ,所以冲洗的时候让她痛到更厉害了  ,于是连忙向老张求救

只是端着清水来到韩蕊身前时他却呆住了  ,因为这时候韩蕊已经紧闭着双眼站起家来  ,湿淋淋的长发上有水珠滴落  ,打湿了身前的白色T恤

所以老张连忙收敛心思  ,端着水盆上前 ,筹办撩出清水来给韩蕊冲眼睛

以至于让他情不自禁的 ,身材就生出了火暴的反馈”

老张倒是没见过韩蕊三两岁的时候 ,但是韩蕊能够清楚老张的意思 ,在老张眼里 ,她永远都是个孩子”

话说完  ,李琳轻咬着下唇 ,迈步离开了老张的住处

在脱掉身上的雪纺衫后 ,她又躺在沙发上  ,羞赧的美眸紧闭 ,“先生 ,来吧  ,我知道你想吃

原本城里有楼不去 ,非得回郊区住这大院  ,为的即是院里有土供他栽种东西”

在老张说着这些的时候  ,李琳羞红着面庞儿说道:“这件事情我开车来的路上已经想过了  ,固然于情有些不合适 ,可于理的话我是医学事情者 ,我不可以眼睁睁看着你憋出疑问来

于是老张连忙说道:“蕊蕊 ,我刚端着水过来  ,你干嘛突然往前走一步啊  !”

韩蕊这才认识到  ,水是老张端来给她冲眼睛的  ,自己不小心撞上的

可偏偏就在这时候 ,韩蕊也不知道怎么的果然往前走了一步

当兵男友一晚上要我四次|啊停啊轻点h文公车

“蕊蕊  ,你爷爷去哪了  ,他一天到晚不就爱摆弄这点菜园子么  ?”

韩蕊这时候能把满头长发泡在水盆里  ,边湿润着边对老张回道:“这哪知道  ,他就跟我说出去下过会儿就回 ,别的什么都没说

这是他亡妻的门生  ,怎么可以吃人家那里 ,还让人家帮他弄出来  ,人家李琳也是有丈夫的……

内心怀着愧疚  ,老张将穿好衣服绯红着面庞儿起家筹办出门的李琳给喊停了

裹在透明丝袜里的修长玉腿种种迟滞 ,只为能够稍稍缓解那种断魂蚀骨般的渴望

只是这种饮鸩止渴的方法 ,除了让她随后升腾起更大的愿望  ,并没别的效用

只不过他是玩欢了  ,李琳却是被搞惨了

而那种突出的轮廓已经充分证实  ,她T恤里面啥也没穿 ,就这样真空上阵

当兵男友一晚上要我四次|啊停啊轻点h文公车

当兵男友一晚上要我四次|啊停啊轻点h文公车

这下子可把老张给刺激坏了  ,脑筋都不转了 ,那只魔爪全凭本能触碰上了韩蕊的胸前